一波中特不夸张打一生肖

  • 我叫阿銳,今年32歲,來自中國西北,是廣州海關偵查二處的副科長,主要負責各類走私涉毒案件的調查和偵破工作。在廣州這座大城市里依舊存在著許多毒品和其他違禁品走私的犯罪活動,我和我的同事們時刻做好準備,迎接挑戰。攝影:吳皓
  • 我06年進入廣州海關工作,今年已經是我從事海關偵查工作的第九個年頭。當初在大學里學的是法律專業,卻沒有成為一名律師,而是機緣巧合走上了海關緝私崗位,這份工作包含著許多未知的危險和不為人知的艱辛,但我沒有退縮。
  • 我們的工作很特殊,需要經常外出進行調查取證工作,近期正在處理一件境外涉毒案件,廣州有許多非洲裔販毒者會利用當地人進行毒品的進出口和交易等犯罪活動,我們需要24小時待命,一旦接到可靠情報,就要出發去追蹤毒販的活動。
  • 在我辦公室的墻上,貼滿了正在辦理的案件嫌疑人的監控照片,我們廣州海關緝私局偵查二處每年承辦毒品走私案件多達200件,占全國海關的40%,我和同事們每個月手上經常會同時負責兩三件案子,工作量很大,連按時回家陪老婆吃個晚飯都是奢侈的享受。
  • 有一天,局里接到線報,一個販毒嫌疑人在廣州出現并行動頻繁,這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從當天下午開始,我們就出發跟隨嫌疑人的車輛,一直到晚上。
  • 當天夜里,我和局里的其他幾個同事分布在幾個監控點,一直跟蹤到晚上10點多,都沒發現任何可疑跡象。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我們往往顧不上吃飯,有時候大家開玩笑說這個工作就像“狗仔隊”一樣,既要觀察目標,又不能被發現。
  • 但實際上,跟蹤工作并不像影視劇中演的那樣緊張,我和同事兩個人輪流監視目標,我閑下來的時候,用手機上網看了一眼廣州恒大對廣州富力的“同城德比”。工作之余,我最大的愛好就是看球,還是ac米蘭的“鐵桿球迷”。
  • 海關內部的電視里,正播放著我所在的二處一次執行抓捕毒販的任務視頻,很多任務的執行過程很辛苦,往往是半夜出擊,抓到犯罪分子后就要連夜審訊,抓捕過程中還會遇到毒販的反抗,很多同事都有被毒販打傷的經歷。
  • 這把槍是美國研發生產的泰瑟電擊槍,是我們工作中經常會用到的“獨門武器”。在抓捕行動中,我們經常會遇到反抗逃脫的犯罪嫌疑人,這把槍產生的電流會讓他們瞬間喪失行動能力,同時也能保護我們的自身安全。
  • 國際郵件中心海關處的同事查獲一批可疑的貨物,毒販很可能通過這批貨物藏毒并運往國外,我和同事需要一件件檢查,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這也是我們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 在一家公司里,我在向工作人員調查嫌疑電話的資料。許多嫌疑人很狡猾,會經常更換聯系號碼,使得海關緝私偵查人員的調查取證工作更加困難。
  • 其中利用包裹郵寄運毒成為犯罪販子的主流手段,因為這種方式風險很低,很多犯罪分子利用假名,其他代理人來進行毒品郵寄,并通過層層代理的方式來掩人耳目,即使查獲了毒品也很難找到真正的運毒人,只能通過層層回溯的方式來調查偵破。
  • 這是我們收繳的毒販用來藏毒的容器,目前非法運毒的渠道主要為犯罪分子行李或人身攜帶,人體藏毒和通過國際郵件快遞包裹運毒。
  • 除了容器藏毒之外,人體藏毒也是使用率很高的運毒方式,許多外籍販毒人員會把毒品包裝好吞入體內企圖蒙混過關,我們海關人員會通過過關旅客的神情狀態來進行判斷,發現人體藏毒的犯罪嫌疑人后,會把他們押送到指定醫院進行監護排毒。
  • 平時,我們的工作都很緊張,不忙的時候,我會與同事們聊聊近況,說說生活中的瑣事,經過多年的合作,我和這些同事間的關系就像親兄弟一樣。
  • 我們偵查二處的同事們都很年輕,大多數是80后、90后,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許多人都還沒成家呢,但來這里的人都對自己身上的警服有一種特別的情結,雖然嘴上說苦說累,但真要讓我脫下這身警服,我可能還真不愿意。
  • 最近幾件案子都還沒有進展,我的壓力也是挺大的,每周四部門固定的踢球活動我已經好久沒參加了,平時熱愛運動的我也只能抽空到健身房活動一下筋骨,只有保證精力充沛才能更好地破案。
  • 在一個忙里偷閑的午休,我和同事來到單位附近的咖啡廳坐坐,聊聊各自生活里的八卦和趣聞,這樣定期的聚會也是必要的,可以讓大家緊繃的神經得到暫時的緩解,勞逸結合。
  • 電話響起,案件有了新的線索,我在等待電梯準備出發,本來晚上約好妻子一起吃晚飯,又一次因為工作而“爽約”……妻子雖然很無奈,但她對我的工作很支持,這也讓常年奔波在緝私戰斗一線的我感到欣慰,并有了勇氣繼續走下去。

  從黑色的車廂順著車燈往前看,是運毒嫌疑人的車。

  那天夜里,《新聞極客》跟著廣州海關緝私局偵查二處跟蹤運毒嫌疑人。與港劇里中盯梢跟車的刺激火爆場面不同,用他們的話來說,盯梢有點“狗仔隊”,電視劇里拍的“都太假了”。

  偵查二處曾用整整五天五夜的時間破獲了目前全國海關出境冰毒數量最大宗的案件。這樣一個夜晚只是一個緝毒工作中很小的一個部分。

  盯梢疑犯啥感覺?自嘲“像狗仔隊”

  “其實我們盯梢的工作,就有點像狗仔。”

  說這話的是廣州海關緝私局偵查二處一科副科長阿銳,《新聞極客》見到他的時候,他和同事已經跟蹤一輛車一個多鐘頭了,神情略帶疲憊。

  阿銳他們跟蹤的是一名涉嫌運毒的嫌疑人。“盯上他已經好幾個月了,主要是想把他的上線找出來。”

  這輛車停在了廣州市區的一個三叉路口,來往車輛較多。阿銳跟同事分別在兩輛車上盯梢。

  下午三點半,車在某小區樓下已經停了一個多鐘頭,嫌疑人一直坐在駕駛室內,期間也就將車移動過幾百米。

  盯梢什么感覺,和電視劇電影里的一樣刺激?

  面對《新聞極客》的提問,負責開車的阿斌默默說了一句,“那是拍戲”。

  更多的情況下,由于摸不透嫌疑人的行蹤,同事們只能是邊等邊在車上分析情況:

  他這幾天都見了誰?他的通話記錄哪些比較頻繁?

  同時眼睛要時刻注意嫌疑人的動向。

  一等就是整整一個下午,嫌疑人除了開車兜了幾個圈之外,并沒有與其他人接觸。

  下午五點多,嫌疑人開車回到所住小區,很久沒有再出現。

  “看樣子他回家了,估計也沒啥戲。”

  阿銳看看手表,安排了一名同事繼續盯梢,其他人收工,回家。

  可過了不到一小時,《新聞極客》接到阿銳電話。

  “那人又出去了”。

  阿銳帶著兩個同事匆匆上了車,跟在嫌疑人車后。

  “我剛打開電視,正準備看廣州德比呢”,開車的阿斌說。

  “我把老婆叫來說一起吃個飯,菜還沒點呢,就讓人回去了”,阿銳回了一句。

  嫌疑人一直在大路上開著車,阿銳在途中拿出了手機,搜出了這晚廣州德比的視頻直播,“來,今天費點流量,看會兒吧”。

  沒看三兩分鐘,阿銳收起了手機。

  前方,嫌疑人將車停在了路邊一家餐廳門口。

  阿斌將車遠遠停在路邊,阿耀跑到餐廳轉了一圈。

  嫌疑人只是叫來兩個朋友一起吃飯。

  等著嫌疑人吃完飯,阿銳三人又跟車回到市區,直到他回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半。

  “跟港劇里面的盯梢完全不一樣吧”,阿銳笑著對《新聞極客》說。

  阿銳對這樣的情況早已經習以為常,“做狗仔就是這樣的啊,很多時間都是等待”。

  整整五天五夜破最大宗冰毒案

  這一天算是白忙活了?

  阿耀轉過頭告訴《新聞極客》,自從干了這行,覺得電視劇里拍的都太假了,“破案啊,哪有那么容易的?”

  “我給你說個五天五夜的事吧”,阿銳講了他們今年7月份破的一起案子。

  7月某天晚上8點多,廣州白云機場海關查獲的一批冰毒,夾藏在一批塑料制品里。

  參與辦案的小胖告訴《新聞極客》,當時發現的毒品共計有100多公斤,數量非常大。

  偵查二處接手了這個案子,連夜偵查破案。

  阿銳跟同事先是確定這批貨,最早從東莞某地發出。

  毒販狡猾,少有自己直接發貨的,多數會找到貨代。

  “這種案件黃金查處時間是72小時,超過一周,再想要破案,希望就很渺茫了。”

  廣州、深圳、東莞,海關緝私警們輾轉多地與當地公安聯動,調出出貨地區5公里之內的全部監控錄像,查看了一天終于鎖定一輛貨車,并根據車牌找到了司機,繼而找到包裝毒品的工廠。

  不過當阿銳他們趕到工廠時,毒販早已人去樓空。

  “我們就把現場所有能收集到的信息都收集了”。最終在一張物流的收貨單上,發現了一個人名。

  “也可能是幸運,包括港澳臺,全國只有這一個人叫這個名字”。

  鎖定嫌疑人之后,抓捕行動開始,將其控制。

  在抓獲嫌疑人后,阿銳跟同事們都不能休息,要立刻進行審問工作,從而順藤摸瓜,一共抓獲了6男3女。

  從案發到抓捕,整整五天五夜。

  偵查二處破的這起案子,是目前全國海關破獲的出境冰毒數量最大宗的案件。

  “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

  “那一次,真的是把兄弟們累得夠嗆啊”,阿銳在黑暗的車廂里吐出了一句話。

  自2006年“獵鷹”緝毒專項行動以來,偵查二處偵辦過1280宗毒品走私案件,查處各類毒品2422公斤。

  這樣一份成績單,多數都是由一群年輕人來完成的。然而隊伍里的年輕人,有時候并不敢把這些告訴自己的父母。

  生于1991年的小胖是偵查二處一科里最年輕的,來到這里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這個本科主修外語的“90后”,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一名海關緝私警察。

  小胖來到科里的第一天,就遇上了出警抓人。

  同事塞給了他一把電擊槍,“問我會用嗎,我說剛培訓完,還沒實戰過”。同事演示一番之后,小胖就跟著出門了。

  對于這一天上班的經歷,小胖回憶說,“挺刺激的”。

  這樣的工作,“刺激”總是與危險并存的。

  在廣州,很多毒販多從非洲等地入境,很多人還是各種傳染病的攜帶者。

  小胖告訴《新聞極客》,有一次毒販被抓后,送到醫院做體檢時,發現其是肺結核病患者。

  實施抓捕時,小胖和他們的距離非常近,還負責了審訊錄口供。

  有些擔心的小胖偷偷跑去醫院做了檢查,直到檢查結果出來,心里的那塊石頭才落了地。

  像小胖這樣的經歷,在偵查二處并不算少數。

  偵查二處一科原任的雷科長曾被一名毒販抓傷,當時血流不止。

  事后才發現,這名毒販已處于艾滋病發病期,身上的皮膚都出現多處潰爛,所幸經半年的觀察與治療,雷科排除了感染的可能性。

  “當時大家都傻了,雖然醫生說感染的幾率很小,但是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回想起來,阿銳仍心有余悸。

  這么危險,有沒有想過不干了?

  面對極客君的問題,性格開朗的阿銳沉默了一會,“我們原來的科長說過句話,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

一波中特不夸张打一生肖 网上买彩票稳赚方法 后三组选包胆 华兴娱乐复兴中华 电子游戏娱乐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双色球拖胆玩法中奖 01彩票登陆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电子娱乐游戏网站加盟 组选包胆赢的机会大吗